主页 > 成龙 >

人物 ▎拍片600多部一手捧红李小龙、成龙的他就是一部香港电影史

/2019-02-16 00:46

  或许是离开电影太久了,或许本就没有培养出的明星那样夺目,邹文怀先生仙逝之后,影迷圈显得有些波澜不惊。

  想当年,在街角昏暗的录像厅里,无数人每每听到“当当当当”的开场音乐,看到四块红色方块布满电视屏幕,就会精神抖擞地安静下来。

  2008年,嘉禾电影被橙天集团收购,新股东迫不及待将其更名为“橙天嘉禾”。

  如果我们有时间遥控器,可以后退到几十年前的片场,重新看一看不带特效的刀光剑影、听一听配音粗糙的“嘿嘿哈嘿”,那是一种多么莫大的幸福。

  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,风云际会,邹文怀亲身参与了香港电影业的一场“龙虎斗”,这也影响了他日后的电影生涯。

  彼时,长城、凤凰等几家传统电影公司风光不再,陆运涛创立的电影懋(mào)业公司成为新兴霸主,其实力完全超越立足未稳的邵氏集团。

  ▲国际电影懋业有限公司,香港电影制片机构(1955——1971),1965年 9月改组为国泰机构(香港)有限公司。1962年以后由陆运涛主持。1971年董事长陆运涛飞机遇难、总经理俞普庆病逝,公司关闭。期间共拍摄227部电影。

  陆运涛是个优秀的制作人,却不能说是个“商人”,他向来强调“匠心工艺”,颇有人文情调。

  电懋的作品很少关注家国命运,倒喜欢邀请文人写剧本,这其中最著名的,要数张爱玲。

  1957年开始,张爱玲一连为很有眼缘的电懋写了《情场如战场》、《桃花运》等几个本子。

  ▲《张爱玲·电懋剧本集》收录了张爱玲为电懋创作的全部剧本,在文字与光影中可以看到不同风格的张爱玲。

  在邵氏集团崛起之际,电懋依然坚持“编剧至上”,忽视了对于本土优秀导演的挖掘和培养,加之邵氏敢于投入巨大资金,对演员采取“金钱攻势”,使得电懋资源流失严重。

  而另一边,在多年精心运营之下,邵氏集团已经坐上了香港电影业头把交椅,这其中一半的功劳要归邹文怀。

  1957年,邵逸夫花32万港币在清水湾买下荒地,同三哥邵仁玫创建了“邵氏兄弟有限公司”。

  邹文怀识时务,他敏锐地觉察到,邵氏要想在香港站住脚,必须不惜代价挖掘人才,这是商业规则。

  在他的倡议下,邵逸夫挖来了知名导演导岳枫、陶秦、严俊,以及当红演员林黛、李丽华、林翠等人,事业蓬勃发展起来。

  夏梦,香港电影一代女神,武侠大师的梦中情人。她一生事业辉煌,代表了50-60年代的香港电影的历史。

  邹文怀认为夏梦是个有风骨的女子,正是长城电影让她成名,这份知遇之恩她不会辜负,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。

  邹文怀进入邵氏三年后,升为制片经理,再过一年,就成了副总经理,也就是仅次于邵氏兄弟的公司“三把手”。

  邹文怀开了邵氏拍摄武侠片的先河,在他的策划下,张彻导演的《独臂刀》大放异彩。

  这部剧的编辑是大名鼎鼎的倪匡,他后来曾笑谈个人得意之事:“屡替张彻编剧本,曾代金庸写小说。”

  ▲《独臂刀大战盲侠》有两个版本。日本版《盲侠大破唐人剑》,结局是盲侠赢,香港版则名为《独臂刀大战盲侠》,结局是独臂刀击败盲侠。

  此外,邹文怀还拉何冠昌、梁风等好友入职邵氏,发行《南国电影》杂志,帮助邵氏电影大卖。

  张彻评价邹文怀:“头等人才,三等职务,特等权力。”这既是邹文怀的荣耀,也是他的尴尬。

  他深知自己在邵氏已经做到了极限,加之邵逸夫全面投身电视业后,留给电影的投资大幅缩水,邹文怀深感事业发展举步维艰。

  当年电懋失利后,被陆运涛的妹夫朱国良重组为“国泰机构有限公司”,但好景不长,也迅速走向末路。

  建立嘉禾后,邹文怀壮志踌躇,亟待优秀作品证明自己,他以《盲侠大战独臂刀》投石问路,并挖走了邵氏头牌王羽担当主演,却让自己惹火上身。

  《盲侠大战独臂刀》,糅合了上世纪六十年代两部非常成功的电影——日本的《座头市》和邵氏的《独臂刀》,今天听来,不禁让人联想到《异形大战铁血战士》。

  嘉禾借邵氏的武侠金字招牌造势,自然引起了邵逸夫的不满,双方各执一词,最后不得不对簿公堂,让人唏嘘不已。

  1971年,邹文怀没有在侵权的泥潭中挣扎,他迅速物色到了可以让他津津乐道一辈子的男演员,开启了嘉禾发展新的一页。

  李小龙此前在美国开设“振藩国术馆”,自创截拳道,立志将中华武术发扬光大。

  他在1966年出演电影《青蜂侠》,好莱坞电影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中国演员的名字。

  正如当年邹文怀在邵氏时的不得志一样,李小龙感觉好莱坞把自己作为“打手”定位,是对武术的亵渎。

  而李小龙对邵氏的运作模式和处事作风也很失望,尤其不能接受其过分控制演员片酬的做法。

  正在这是,邹文怀慧眼识珠,敏锐地认识到李小龙的巨星潜质,于是毫不犹豫地让在美国游说“武侠皇后”郑佩佩的特使登门会见李小龙。

  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同年,嘉禾出品的《唐山大兄》创造了香港最高票房记录。

  1972年,《精武门》票房再创新高,帮助嘉禾打开了日本、美国等海外市场,李小龙一战封神。

  在邹文怀的鼎力支持下,李小龙的协禾电影公司正式成立,后来拍摄了最受外国人欢迎的《猛龙过江》。

  协禾之后,邹文怀的“独立制片人制度”越做越大,先后成立了以洪金宝的宝禾、成龙的威禾为代表的多个卫星公司,真正做到了“有钱大家赚”。

  情深缘浅,世事无常。邹文怀欠了李小龙一顿饭,李小龙欠了自己和嘉禾一个未来。

  早年,他与弟弟许冠杰在邵氏旗下的无线电视台开办《双星报喜》,轻松诙谐的节目氛围迎合了观众胃口,创下了当时的最高收视率。

  1973年,许冠文拿着自己写好的《鬼马双星》剧本找到邵逸夫,“异想天开”让邵氏投资供自己拍片,遭到了断然拒绝。

  次年,许冠文、许冠英、许冠杰成立的“许氏电影公司”与嘉禾合拍了《鬼马双星》, 票房超过了一年前的邵氏喜剧片《七十二家房客》,成为最卖座电影。

  《鬼马双星》是嘉禾埋给后世的彩蛋,翻看它的演职人员表:武术指导洪金宝、音乐监制顾嘉辉、联合出演黄霑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  许冠杰演唱的《鬼马双星》和顾嘉辉同年作曲的《啼笑姻缘》,被认为粤语流行歌的发端。

  顾嘉辉、黄霑的“辉黄组合”,后来创作了TVB同名电视剧《上海滩》的主题曲。“浪奔,浪流……”音乐响起,万人空巷。

  至于洪金宝,早在1971年就加入嘉禾任武术指导,与李小龙在《龙争虎斗》中还有精彩的对打戏。

  经历嘉禾时期的积淀,他的“洪家班”成为香港动作电影的标杆,成龙、元彪、元华都出自其中。

  许氏兄弟拍完《鬼马双星》后,好作品继续不断呈现,《摩登保镖》《卖身契》皆是经典。

  邹文怀给了成龙最大的信任和鼓励,后来成龙曾因为合约问题遇到一些麻烦,邹文怀跟嘉禾的监制蔡澜说:“你带成龙离开香港去拍戏吧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。”

  于是,才有了成龙在西班牙拍摄的《快餐车》的故事。“那时真的很奢侈也很幸福,我们连城堡都租来做了拍摄场地。”

  1986年,成龙在南斯拉夫拍摄《龙兄虎弟》时,意外失手从高处跌落,耳朵里血止不住地流出来,被紧急送到医院。

  △成龙在拍摄一个跳过一棵树的镜头时一不小心跌了下来后,立即血流如注,昏迷不醒,处在生死边缘。随即马上将成龙送到南斯拉夫的医院。院方当即请了名医做了手术,才脱离危险。

  X光片检查,成龙的颅骨有个四英寸长的裂痕,碎骨随着呼吸移动,可能摩擦到脑部。

  邹文怀拿到检查报告后,想尽办法终于联系到了欧洲最好的医生,医生恰好在南斯拉夫讲学,紧急安排一场手术,成龙地命才算是保住了。

  当年,成龙第一次去美国做宣传,在下榻的酒店里怎么也找不到同行的嘉禾工作人员,饿意袭来,望着让人垂涎欲滴的香肠、鸡蛋,却不知从何开口点餐,因为他的英语实在很差。

  从那时起,成龙就发愤图强学习英语,最终为自己打开国际市场扫除了语言障碍。

  在邵氏集团逐渐退出电影版图争夺的大背景下,香港电影杀出一匹黑马——新艺城。

  从1980年到1990年,以麦嘉、黄百鸣为首的“新艺城七怪”拍出了《最佳拍档》《开心鬼》系列等高质量影片,一时间有盖过嘉禾的势头。

  就在这个过程中,正是成龙的《炮弹飞车》、《警察故事》系列、《A计划》系列走出香港、走向世界,为嘉禾守住了大本营,也彻底打开了海外市场。

  1990年,邹文怀让香港武师穿上忍者神龟的戏服,一部《忍者龟》为嘉禾带来了一亿三千万美元的票房、成为当年全球第三最卖座影片。

  ▲1989年,邹文怀独具慧眼,购《忍者龟》版权赚17亿,与美国片场合作拍摄《忍者龟》,并在美国大卖。成世界第3卖座电影,令邹文怀扬名国际,成为香港电影教父的《忍者龟》。

  彼时,邵氏全力专攻TVB,八十年代异军突起的新艺城宣告解体,似乎,嘉禾一骑绝尘已成定局。

  九十年代的嘉禾,捧红了张曼玉、李连杰等众多艺人,凭借《醉拳2》《红番区》把成龙送进了好莱坞,还在1994年成功上市。

  一件件大事表明,邹文怀誓把香港“东方好莱坞”的名字薪火相传下去,毕竟这是他倾注了几十年心血的阵地。

  然而,《阮玲玉》《甜蜜蜜》《风云雄霸天下》,电影都是好电影,但是却少了嘉禾最初的味道。

  1999年,任贤齐、张柏芝主演爱情片《星愿》,这是世纪末嘉禾最后的献礼,也使得张柏芝“小林青霞”“玉女掌门人”的称号真正叫响。

  与此同时,寰亚、英皇、周星驰的星辉等多家公司都拍出了新颖的作品,似乎在打唱衰香港电影之人的脸,“不是香港电影不行了,只是嘉禾不行了。”

  以九十年代将无厘头玩得炉火纯青的周星驰为例,《唐伯虎点秋香》荣登本土票房之王的宝座,却还是比同年的《侏罗纪公园》少赚了数百万。

  不得不承认,港产片看似歌舞升平的九十年代,已经完全无法与之前的黄金岁月相提并论。

  他的一生,本身就是一部波澜起伏的电影,书写了香港电影人饱含血泪的奋斗史。

  十一年前,邹文怀在退休时曾说:“希望有朝一日,中国电影可以跟好莱坞对抗。”他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,只是留给后人的目标却任重道远。

  邹文怀当初用嘉禾200万启动资金闯天下的香港电影精神,将会一直传颂下去。

人物 ▎拍片600多部一手捧红李小龙、成龙的他就是一部香港电影史